林夕(lín xī )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献给填诗人林夕(Leung Wai Man)先生

(原创小说,转发请声明出处)

图片 1

有位五毛党在一篇写林夕(Albert)的稿子评价栏怀疑其填词遭来广大责骂,这样的无知无畏,隐隐有点自惭,歌词一度被认为不入流的知识,但最早的历史学样式“诗经”其实就是歌词。

     
黄凯芹(英文名:huáng kǎi qín)的《作家说梦》大陆简体版即将发行在即。大陆版锦盒精装连62頁全新画册,前年十二月3日正规公开售卖。十首新歌,黄凯芹先生作词作曲演唱,黄凯芹先生、卢东尼联手监制,加拿大录音混音,日本遏制。

兴许还有不少人不知晓林夕(Albert)和她的故事,却不大可能没有听过陈奕迅先生的K歌之王,富士山下。

图片 2

王菲最好的三张专辑,《寓言》,《唱游》和《只爱陌生人》均是林夕(Albert)包办。

       
繁体限量版《小说家说梦》于二零一七年七月18日四叔节上市,收获逾三日时,整碟已经重新听无数遍,每一趟听都有新的悲喜;词之美、曲之悦,放在卓殊百家争鸣的一世也是超级之作。

《百年寂寞》“悲伤是当真,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一贯不我”

       
一首一首歌曲耳中央中淌过,一帧一帧无比唯美的画面在脑中闪现,根本放不下去,一如首先次中了黄氏之毒般,而那又是一剂更重的毒,毒得没有解药。

透着铁律生命法则的恶作剧。

       
那鲜明是一场精神与知识的嘴馋盛宴,食之内心充实满满,灵魂也足以升高!

他为捧红杨千嬅倾注心血,《姊妹》,《烈女》,《飞女正传》,《少女的弥撒》无不经典,林夕(Leung Wai Man)曾说杨千嬅是她协调随身的一块肉。

       
捧着册子细细品味,缓缓走进其中,身历彭城湖、牡丹亭、青丘山……在汉唐、西汉的时空间穿梭……于神话、戏剧、名著中流连……忘了归途,也愿无归途,就留在这词美曲悦的社会风气中!

而横扫香港(Hong Kong)各大颁奖礼的《再见二丁目》中那句

        古人善作词却难谱其曲。《小说家说梦》
对文字的施用炉火纯青,再将古色古香的粤文化融入,令歌中的词句耳熟能详又增添了创意,与曲子相得益彰。歌词每个韵脚都不另行,更不会为押韵硬拼无稽之词,具深厚的农学素养,深谙汉语言的精工细作;首首曲之婉耳绕梁,歌声之磁性浑厚、抑扬顿挫、干净利落……综其所有难觅一二。

“原来自己非不开心,只我一人未发现”

       
那样的才情实不必自怨自艾、妄自菲薄,历史中不乏一身才华但不愿随俗浮沉致当时名声不算却永远流芳之人。

禅意满满,映照人心。几个人是那样的不自知。

       
当然,不可以忘了卢东尼大师。即使作曲是赋予骨架、作词是给予灵魂,编曲则是给予血肉,使之鲜活、生动。从陈百强(英文名:chén bǎi qiáng)重新演绎的《天才白痴梦》开首就深刻领略到了编曲的好玩。大师运筹帷幄的造诣在业界已经是震耳发聩
,对种种乐器的编制挥洒自如,信手拈来,而对古韵又独具特色,且长年从事中文歌曲编排,与《小说家说梦》大约是天作之合。

围绕一个“情”字,他约莫写了三千多首歌,友情亲情暧昧暗恋单恋失恋三角恋重逢续弦……可谓尝遍人间烟火,犹如蝙蝠对声波频率的感知,凡人可望不可即。

        想发挥的还有太多,奈何实在不才,莫见怪那喃喃自语。

只是歌唱的人都是政要掩盖了词作的光芒,直到港乐式微,好歌贫乏,但凡有惊艳之作,必探其到底,反复咀嚼。

       
记得儿时别人问我,喜欢陈百强先生仍然喜欢黄凯芹先生,我不假思索的对答:“黄凯芹先生!”后来,第一遍听到电视机上放张学友(英文名:zhāng xué yǒu)的mv,当时就冒出一句:“把声好靓哦…”却从未不暇思索的说欣赏。现回顾起来就驾驭了,
就算一贯都很欢腾张学友(英文名:zhāng xué yǒu),可究竟黄凯芹(英文名:huáng kǎi qín)才是真爱。

林夕(Leung Wai Man)(Leung Wai Man)可以算大学派出身,自幼罩着香港(Hong Kong)状元的光环。才可以这么工整的写出(上海欢迎您)。1990年写给明哥的《四季歌》,几乎不输方文山先生的诗情画意。

        不是尚未其余突出的人和创作,只是害羞,小女子唯好这一口。

“桥下流水赶退潮,黄叶风里轻轻跳,快快抱月睡,星星熠熠闪闪,凝望哪个人家偷偷笑”。

王菲说“你写什么自己唱什么”,陈奕迅先生说“你写什么即便我不懂我也会唱”,

那就是林夕(lín xī )在词坛的身价。

细品梁伟文(Leung Wai Man),依然要好初为人父,却远赴外地安徽的流逝岁月,夜阑人静,听歌成了最无奈的解愁方法。

林夕(Albert)系笔名。隐喻“梦”的拆卸,又说她的偶像其实是林振强,第二任内人林燕妮也是林振强的胞姊,或许有些受点林前辈的熏陶,可以约莫听到林振强歌词《傻女》和《千千阙歌》中大批量开合。

谈那样一个人物,其实可以写很多,但林夕(Albert)最打动人的,莫过于她的歌词的灵气,超脱曲调的自律跃然纸面,一大半人已经习惯盲听歌曲,但望着林夕(lín xī )的词,听歌,会有一齐不一般的情怀,如朝圣般。

有关谈林夕(lín xī )用字精巧,韵律贴切的根基是多余的。

她那滚烫浓烈的情义哲理在文字间暗涌,“匆匆那年”元帅俗不可耐的同室再聚隐喻出无穷尽的纠结,何尝不是各个各种人的心声。

假诺再见不可以红着眼是或不是还可以红着脸

一旦过去还值得回忆别太快冰释前嫌

大家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

许镇江写过“爱我的人为自己付诸百分之百,我却为自家爱的人落泪狂乱心碎”,比较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川流不息》中发布的“闭起眼睛你最怀恋谁,眼睛睁开身边竟是何人”,前者直白浅显,后者借助独家字眼的微小改动,场景心境天翻地覆。

林夕善于共情,在其词中,要达至深不可测的情丝,其自身的心理必行曲折。

给古巨基先生写一张漫画主旨专辑,他买一堆漫画书闭关,后有《美雪美雪》《伤追人》《漂流教室》

给梁汉文(英文名:liáng hàn wén)的《七友》有缠绵悱恻,林夕(lín xī )时而痛哭不止。

“因为自身强项到应用自己的悲哀转换成爱心,抵自己对他想不开,已记不起我也有权力爱人”

夕爷最喜爱张国荣先生的《我》似乎在向中外宣示自己的性取向,借堂哥的口。

“最荣耀是,何人都是造物者的荣誉,不用闪躲,为自我爱好的生活而活,不用粉墨,就站在美好的角落”

在林夕(Albert)的中文网站见到那句话,说:“我写过众多乐章,但却赢不到一个人”

原先,夕爷是出柜之人,林夕(Leung Wai Man)遇上达美赞臣派的黄耀明先生,就已经是个传奇。

于是便有十年那句【在有生之年能遇见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儿 《至少还有你.. 林忆莲》

好事者找来黄耀明(英文名:huáng yào míng)拍广告的相片,赫然可知手掌上的那颗痣。

——拦路雨偏似白雪,饮泣的您冻吗?那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哪个人都只可以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您抱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曾沿着雪路浪游,为啥为好事泪流?何人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富士山下…陈奕迅先生》林夕(Leung Wai Man)曾说过一个爱意理论叫“富士山爱情论”——“其实,你欢畅一个人,就好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见见它,可是不可以搬走它。你有何方法可以运动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协调走过去。爱情也如此,抑或逛过就已经充裕。

据称林夕(Leung Wai Man)和明哥以及好友一同去东瀛看U2演唱会,约明哥在二丁目会面空等明哥3个钟头后来回房间写了《再见二丁目》。

有敬意,哪个人怕没金句。

汉语九声(国语四声)的分法,同音不一致声的字太多,拿来朗诵可能,词即是歌,遇见夕爷(Leung Wai Man)委婉通幽的用字,比国语贯虱穿杨。

演唱者需保持字的调和平常说话腔调不差得,词曲相互结合,如泣如诉。

林夕(Albert)(Leung Wai Man)的歌词慰藉过很多人,唯独不可以开解自己。

没错,梁伟文(Leung Wai Man)(Leung Wai Man)词中的爱,绝不粉饰太平,那么真实,悲怆但不失睿智。

可自己深信不疑,其实你或多或少都不恨那人,只是,你是千堆雪,而他是长街,日出一到,注定烟消云散。

�I8@�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